你当前的位置:丹东抑郁信息网 > 失眠抑郁 > 抑郁症 >

【丹东治疗抑郁中医院】我们要如何去帮助抑郁症患者?

时间:2020-05-05 16:01

  抑郁症在这个信息传播如此发达的中国不算是什么新鲜名词了,虽然很多人知道这种疾病,但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坦然接受他人或自己患有这种疾病的事实,也不会主动尝试了解一些相关的病理知识,似乎对于这种疾病有一种“习惯性忽略”的高度默契,这种忽略产生的影响有很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减少了抑郁症患者从外界获得帮助的机会,那么,中国的抑郁症患者需要的是哪些帮助呢?

丹东治疗抑郁中医院

  1、大环境的理解和重视

  很多问题的来源都起始于“认知滞后”,如果社会或者主流媒体对于抑郁症的科普足够重视或者足够多,相信很多人对于抑郁症的认识将变得逐渐趋于正常。许多的名人抑郁症患者自杀案例出现后,很多媒体为了流量将人们关注的焦点引导去探究其个案背后的原因和八卦,往往忽视了抑郁症的病理。当人们能够正视而且将舆论的焦点集中于这种疾病本身时,相信对于抑郁症患者群体将是有着实质性帮助的,至少将减少认为抑郁症是“矫情”、“精神病”等错误的看法,当身边出现抑郁症患者时不会去歧视或者“刺激”他们的“玻璃心”。当大环境重视这种疾病时会意识到精神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有病治病,无病预防”,一方面从源头减少抑郁症患者的数量,另一方面给予抑郁症患者正确的看法和帮助有利于他们病情的恢复。

  2、专业的精神卫生资源

  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4年的数据显示,我国精神专科医院拥有执业(助理)医师 25,307 人,注册护士 51,571人,每10万人口拥有1.85位精神病医院执业(助理)医师,以及3.77位注册护士,医患比例为1∶840。截止2017年底,我国专业精神科医师数量上涨为3.34万,心理治疗师约6000,但是相比我国庞大的抑郁障碍人数(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显示为截止2015年约9000万),是低于同等经济条其他国家平均水平和1∶200的国际医患标准的。与此同时,现有的精神卫生资源分布集中于大城市,乡镇精神卫生资源十分匮乏。2014年末,我国医院中的精神科床位数共计287,770张,每1万人口占有2.10张,上海、辽宁、北京三地人均拥有床位数最高,每1万人口分别占有5.32张、3.82张和3.68张,全国还有2/3的县区没有精神卫生机构。

  3、实质性的救助和帮助

  于大部分人抑郁症患者来说,治疗抑郁症的最大阻碍其实是经济因素(说白了,不是不想去治,而是没钱)。抑郁症的治疗有着长期性、费用高、反复性的特点,其疾病本身又对于人的社会功能产生负面影响,不光要花钱,还影响人们挣钱。全球国家对于精神卫生的投入占比其实都是不足的,据媒体报道,当前我国精神卫生投入占卫生总投入的比重仅为1%,而有些国家为20%。整个大环境对于精神卫生筹资方面的探索力度不足(政府投入、社会保险、商业保险等)。目前我国在将抑郁症救治纳入医保范畴力度方面,虽然目前有部分抗抑郁药物可用医保报销,但在降低自费付款上的力度还是不够大,此外,设置公益性的心理咨询服务、组织方等面也需要加强。

  对于抑郁症患者在宏观性的帮助上,离不开整个社会的正确认知,专业的康复手段和人才,公共救治体系的完善。也许有的人会说,还有很多人在身体上的问题都不到宏观上的帮助,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精神卫生方面的问题,其实,同时关注两方面的卫生问题并不矛盾,越早意识到问题,提出问题将更容易引起重视和计划好资源的投入,有人说抑郁症是心灵上的感冒,那么,总有一天治疗抑郁症会变得和治疗身体上的感冒一样方便!